活动详情

讲座题目:

山西昔阳宋金墓的保护与发现

主讲人:

刘岩

活动时间:

2020年6月

活动地点:

线上讲座

专家简介: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副研究馆员,主攻陶瓷考古和宋元明考古。

讲座内容 :

2013年5月至11月间,昔阳县先后在松溪路拓宽工程和县中医院旧址基建工程工地发现了6座宋金时期的仿木构砖室墓葬。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与昔阳县文物管理所、昔阳县博物馆组成联合考古队,对这些墓葬进行了科学考古发掘,并对其分别进行了原址保护和搬迁保护。讲座分上下两期,为大家带来山西昔阳宋金墓的发现与保护。

 

老师介绍

 刘岩,山西省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副研究馆员,主攻陶瓷考古和宋元明考古。

长期工作在田野考古一线,主持完成田野考古调查、墓葬、寺庙遗址、古瓷窑址和城址发掘等考古项目二十余项。编著《中国出土瓷器全集·山西卷》,发表《当阳峪窑装烧法方法探析》、《金元时期山西地区钧窑作风的流布》、《肯尼亚滨海省格迪古城出土中国瓷器》及《山西昔阳松溪路宋金墓发掘简报》等相关文章。

 

讲座内容

一、出土壁画

昔阳县中医院旧址在工程建设过程中勘探出4座墓葬,其中3号墓营建得较为精致,属较为复杂类,为八边形仿木构砖雕壁画墓。

其中,东北壁绘墓主人夫妇对坐图,画面中部为一方桌,上置瓶花、香炉、经书、铜镜等物。方桌东侧绘一中年男子,头戴幞头,身着圆领长袍,袖手相握置于腹部,双腿开分端坐于木椅之上,其左侧为一男侍;方桌西侧绘一中年妇人,着对襟长衫与男主人相对而坐,身右侧旁立一侍女。整个画面表现出男女墓主人接受侍奉的场景。

 

 

西北壁面绘一组“庖厨图”,画面右侧一长方形木桌后站立两人,一个在用力揉面,一个在双手包包子,桌上摆有包好的包子、装满馅儿的容器、盛面的面篓、擀面杖等。画面左侧上方为两个巨大的水缸。画面左侧下方绘灶上一摞七层蒸包子的笼屉,笼屉上自下而上逐层写“一、二、三、四、五、六、七”等序号。灶前坐一人,正在向灶内添柴。整个画面反映了为墓主人准备饭食的场景。

东南壁下方绘有粮仓、石磨盘、石臼以及公鸡和鸡笼等,西南壁面绘有牧童放牛、放羊的场景,整体壁画内容反映出农业社会富裕人家的情形。

 

 

 

 

 二、出土文物

这一批墓葬出土陶、瓷、铜、木等各种质地随葬品约90余件,其中瓷器占多数,种类有碗、盘、盏、枕等,以白瓷为主,有少量黑瓷。这些瓷器多为墓主人生前一般日用器物,使用痕迹明显,其中也也不乏精品。

如松溪路1号墓出土的白釉剔花镂空花卉纹腰圆形瓷枕,其枕面略下凹,前端低、后端高,枕墙基本竖直,平底,底部中部掏挖腰圆形空洞。枕面为减地剔花装饰,纹饰由外而内依次为窄条带纹、卷草纹带和三头花卉卷草纹。枕墙前部模印壸门形开光,其中正中为减地剔花单支花卉纹。枕墙两侧及后部做镂空五朵缠枝花卉装饰。该枕融剔花、镂空工艺与一身,是难得的艺术品。

松溪路一号墓还出土了一套茶具,执壶、茶盏、茶盒、茶匙和陶釜等一同放置在陶盘中,形象地展示了宋金时期的饮茶器具组合,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

 

 

三、拆解复原与整体搬迁

鉴于松溪路1号宋金墓墓葬形制结构特殊、壁画精美繁密、出土物与墓葬对应关系明确等因素,对松溪路1号墓进行了拆解异地复原。

在依据现场勘察和实验室实验分析的基础上,结合国内现有墓葬搬迁保护的成功经验,制定了详细的操作方案,并严格按照流程进行施工。遇到问题及时暂停工作,做好研讨,解决后再继续进行。整个搬解流程如下:清理墓室——对墓室结构进行精确测绘——进行详细的影像资料记录——对墓砖进行合理编号并做好相应的记录工作——安全拆解墓室并包装墓砖——运输至复原地点——按序摆放待复原。

完整复原宋金砖室墓是拆解工作的逆序过程。首先要严格依据前期测绘的图纸对每个构件逐个测量,细致记录,为复原做好准备工作。测稿要整理保存,为绘制设计图提供准确无误的数据,按照墓葬原始形制、结构和尺寸设计放样。复原过程中要对各种记录,包括影像资料、绘图资料等档案进行多次熟悉。不同的部位、结构开始复原前要查验原始尺寸数据,进行合理调整,注意平面和剖面合理位置的对应关系。对残缺部位和缺损的构件也要进行有依据的复原。同时对于每个步骤均要拍照,以备查对。复原的具体操作流程包含确定墓葬复原位置——开挖基坑——基坑底部基础夯打——基坑底部平面硬化、防水——基坑顶部搭建防雨工作棚——按编号逆序垒砌复原墓室——复原甬道——垒砌甬道与墓室间外部支护墙——复原棺床——复原墓壁——复原仿木构构件——复原墓顶(含破坏部分)——墓葬外围青砖加固及造型。

 

就在山西昔阳宋金墓考古工作将要告一段落的时候,老师们迎来了又一次考验,在县城外的松溪路旁道路施工时又发现了一座宋金时期的砖石墓,老师们的工作又开始了。

对于松溪路2号墓和澳垴山公园墓葬,由于其内部有繁复精细的壁画,所以采取外部加固整体搬迁的方法。整体搬迁的难度在于墓葬外围的加固和底部平台的制作。

墓葬位于现代道路的下方,长期遭受车辆碾压,顶部墓砖多数已开裂,所以采用工程上使用的麻袋粗纤维布浸泡在石膏水中,按照一定顺序缠绕在墓顶上,麻袋片质量轻,在石膏凝固的作用下加固强度大、收紧效果明显。

墓壁外围的加固是一个难点。由于墓葬在修建过程中,只是注重墓葬内部壁面的平整和仿木构结构的完整,往往因地制宜地使用砖的不同面来表现,这就造成墓壁背面呈参差不齐状,致使墙体纵向结构不稳定,易坍塌。古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修建墓葬时不断地在墓壁外部与圆形墓坑之间添加黄土来填充,使得墓砖紧紧地“插在”黄土填土中,这就解决了墓壁墙面厚薄不均、纵向强度不稳定的问题。但这对于整体搬迁中墓葬外部加固造成了一定的难度。墓葬外围的加固不能是墓葬修建的一个简单的逆序过程,不能将墓葬外部填土都去掉后再加固。经过分析和实验,采用钢筋混凝土为加固材料,进行逐面墓壁加固,待加固体凝结有强度后,再顺次拆除下一面墓壁外部支撑黄土。以墓门为界,两侧分别壁面分别开始加固,最后合围,使之外部形成一个支撑体。

墓葬外部加固形成的支撑体要在精确计算墓葬尺寸、棺床厚度、墓壁深度的基础上完成,这就为墓葬底部支撑平台的制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墓葬外部加固时,使各个壁面的加固体底面处于同一水平面。依此为基准,向墓葬底部掏挖孔洞,依次、并排填入两根高强度工字钢作为底座的支撑架和吊装受力点。待这两根支撑架调试好后,再在其与墓葬底部空间内密集穿入小尺寸的工字钢,在露头处进行焊接使之成为一个整体平面,用以支撑整个墓葬。至此,整个墓葬就被钢架底座承托了起来,再用大型起重机吊装至平板拖车上,运置存放地点,再次吊装至预先做好的墓葬平台中。

四、保护与利用

这次考古发掘是昔阳县境内宋金时期墓葬首次科学考古发掘,丰富了这一时期墓葬资料。这批墓葬年代较为集中,但结构形制多样,仿木构和壁画精美,壁画题材颇具地方特色。尤其是中医院3号墓出土了明确纪年的买地券,为昔阳地区宋金墓葬树立了断代标尺。这批墓葬的发现和保护为研究山西地区太行山西麓宋金时期墓葬文化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展览照片